裴谦人晕了:“啊?买下了?四成?”

粗略一算,这至少是买了六十多家商铺啊!

按照平均每个商铺60万的价格计算,溢价50%那就是90万,这六十多家商铺……接近六千万!

裴谦有些费解:“我什么时候给你这么多钱的?之前买那个农贸市场,不是只给了你一千万?”

小吃集市选址的这个农贸市场,面积大概是1700多平,因为位置偏僻、环境较差,所以价格不高,每平米只有四千左右。腾达要买的时候稍微涨了价,总价最终是700多万。

再算上装修改造等杂七杂八的费用,裴谦意思了一下,给梁轻帆一千万出头的资金,只能多不能少。

但是多也不可能多六千万啊?

梁轻帆说道:“裴总,你之前不是给我打电话,让我物色一下新楼吗?我问你商铺行不行,你说可以。”

裴谦:“???”

他沉默片刻,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时候我问你是什么地段的商铺,你说是比较偏的地段,升值潜力没办法保证。”

梁轻帆点点头:“对啊,这个地段还不够偏吗?”

“而且我说的原话是:升值潜力没办法保证,但应该还可以。”

仰望的少女恋旧的心绪

“如果完全没有任何升值潜力的话,我也不可能申请资金去买啊。”

裴谦一时语塞。

这特喵的……

我允许你买商铺,可没让你买这种地方啊!

裴谦赶忙默默呼唤系统,把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固定资产,哦不,应该是系统记录的公司所拥有的的固定资产列表,给调了出来。

【固定资产:2亿7283万】

【详情:】

【明云山庄商住别墅一套(980万)】

【城市曙光1号楼12户(4277万)】

【舜东花园商住楼77户(2471万)】

【滨湖小区8号楼、9号楼共32户(2818万)】

【金邸华庭小区5号楼30户(7269万)】

【华馨山语小区3号楼24户(2580万)】

【老工业区农贸市场(760万)】

【老工业区沿街商铺62家(6128万)】

金邸华庭小区是树懒公寓2.0模式买下的第一栋楼,华馨山语小区是树懒公寓2.0模式的第二栋楼,位置比较偏,所以价格便宜很多。

之前缺钱的时候,裴谦本来打算把刚装修好的华馨山语小区整栋楼卖掉的,结果没卖成,所以现在还在自己手里。

在最后一栏“老工业区沿街商铺62家”的信息后面,还有个详细信息,可以展开具体查看每一家商铺的信息。

点开扫了一眼之后,裴谦终于想起来了。

之前有一段时间,系统确实提示了一些商铺的购入信息。

但当时显示的信息可不是“老工业区临街商铺62家”,而是这些商铺具体的名字!

如果有“老工业区”这四个字的话,裴谦可能还会稍微警惕一下。

但很可惜,没有。

毕竟梁轻帆跟这些商铺的老板签合同的时候,是一个一个签的,系统自然也是一个一个录入。

全都签完了,系统才搞了个合集,给打包到一起显示。

因为固定资产的信息太多了,所以平时裴谦习惯性地让它处于隐藏状态,也懒得去看。

至于信息刚刷新的时候,裴谦也忘了自己当时在干嘛了,可能是在打游戏,也可能是在追剧。

总之,他看到一批名字乱七八糟的商铺名字刷过,每个商铺的价格也都不高,都是几十万左右,也就没有多想。

而系统只会在固定资产刚刚购入是刷新一次信息,然后就是结算时才刷新信息,中间是不会刷新的。

因为这些固定资产的价值随时都在发生细微变化,有涨有跌,如果一直显示的话,裴谦天天都会看到这些数字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太烦人了。

所以,裴谦直到现在才准确地掌握固定资产的具体信息。

看到两亿七千万这个数字,裴谦感觉自己有点脑仁疼。

买楼这个东西,只进不出,不知不觉怎么就这么多了!

而且,每次看到这些数字,似乎都只有涨,没有跌。

真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这还得考虑到树懒公寓的扩张稍微被打断了一下的情况。

之前裴谦本来计划是让树懒公寓到帝都、魔都的偏僻地带去买楼的,但当时正好赶上梁轻帆去旅游,所以这件事情暂时搁置了一下。

等梁轻帆回来之后,裴谦又临时起意,搞小吃集市,再加上当时指头公司和龙宇集团搞烧钱大战,腾达的资金稍微有些紧张,所以到帝都、魔都去买楼的计划就搁置了下来。

即便如此,腾达的固定资产也都达到了2.7亿,眼瞅着就要奔着3亿大关进发了!

脑仁疼。

这个月的初始系统资金是5000万,2.7亿固定资产折算一下是2700万的系统资金,也就是说,可供裴谦进行亏损操作的系统资金额度还剩2300万。

即使将系统资金清零,也只能转化230万的个人财产了。

还行吧,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都已经买了,还能说啥呢?

往好处想,至少也吃掉了一大笔资金,让亏损压力减轻了。

其实严格来说,这些商铺买得倒是很符合裴谦的要求,地段偏僻,价格也适中,唯一的问题是,它们恰好把小吃集市和惊悸旅舍给连起来了……

未来几年内升值,怕是跑不了了。

事已至此,裴谦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他还有最后一个疑问:“怎么会有四成的商铺老板都选择卖掉了呢?”

按理说,知道腾达在附近要有大动作,不应该是牢牢地把商铺抓在自己手里,漫天要价才对吗?

或者应该只租不卖才对吧。

一说到这个,梁轻帆瞬间来劲了,腰杆都挺直了几分。

“确实,我在购买这些商铺的时候遇到了不少的困难。”

“有很多商铺老板漫天要价,要么是不愿意签长约,要么是签长约的同时还要把租金涨个两三倍,非常离谱。”

“我肯定不能当这个冤大头啊!”

“所以,在裴总你特批的资金到位之后,我给这些商铺老板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签十年长约,按照当前租金上浮50%的标准签订长租合同;要么按照商铺价格溢价50%的标准卖给我们。”

“如果都不接受,那我就会重新规划美食街的路线,把这些不合作的店铺给绕开!”

“所以,裴总您现在看到的美食街路线,就是重新规划过的。那些刻意绕开的店铺,基本上都是漫天要价、拒不合作的店铺。”

“而剩下的这两种方案,其实怎么选都有道理。”

“商铺的租售比基本都在1:300左右,2000月租的店铺即使涨个50%,每月也就收3000的租金。而且一签就是十年,不能随意涨租,租金其实并不算多。”

“而如果出售商铺的话,同一个铺子从60万涨到了90万,而且这笔钱可以立刻拿到。”

“钱是有时间价值的,现在价格实涨50%肯定会比未来可能超过50%的涨幅更加划算,更何况这还是一笔现金,可以立刻拿去投资,只要运作得宜,长期来看的收入甚至会远超本金,比多赚那一点点租金划算多了。”

“有的商铺老板打算拿这笔钱运作,有的商铺老板单纯是缺钱,急着拿这笔钱去买房或者周转资金。”

“当然,也有些商铺老板比较实在,算不清这笔账,稳妥起见就签长约出租了。”

“这都是他们权衡利弊之后的个人选择,对于我们来说,两种方案其实也差不多。”

裴谦点点头。

行吧,反正这些他也不是很懂,既然都已经买完了,那就没必要再纠结这些事情了。

小吃集市后天正式开业,裴谦就不打算来了。

因为来不来,结果都差不多,小吃集市肯定是会爆满的。

只要不赚钱就行。

裴谦看了看表,本来一个小时之前他就打算走了,没想到阴差阳错地到小吃街这边转了一圈,又被捅了好几刀。

回去吧,是该好好地用美食和睡眠来抚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了。

或者说,是受伤的后背?

算了,都差不多。

让小孙把车开过来之后,裴谦上车走了。

目送裴总离开,张亚辉和梁轻帆两个人也开始往回走。

张亚辉感慨道:“裴总这喜怒不形于色,也看不出来他对小吃集市到底是满意啊,还是不满意啊?”

梁轻帆纠正道:“你这话说得不太准确,裴总并不是喜怒不形于色,而是他的表情似乎跟内心真实的想法并不一致。”

“按照过往的经验来看,裴总在逆境中会比较乐观,在顺境中反而会比较警惕。”

“看他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多半说明我们的工作完成得还可以吧?”

“至少说明,短期内没问题了,即使有不足之处,也是未来才需要考虑得问题。”

张亚辉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那就好。”

“我也是刚做负责人没多久,之前就是个摆摊卖烤冷面的,刚一上手就接了这么重大的任务,而且还涉及到选址、设计、装修这些我完全没接触过的领域,这几个月我心一直悬着,生怕做不好。”

“现在知道裴总还比较满意,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