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裴谦也仔细考虑了一下它的可行性。

有三方面的教训,必须得吸取。

首先是跟阮光建合作的教训。

跟阮光建的合作现在看起来是挺失败的,从《鬼将》开始,阮光建就在为腾达游戏的原画品质保驾护航。

很多游戏的成功,都有一部分因素源自于原画的品质极高,让玩家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而且跟游戏内容完美契合的画面也成为了游戏艺术性的关键环节。

裴谦回望自己跟阮光建的合作,觉得这主要应该归咎于自己的欧皇属性。

按理说,当时自己找的是没什么名气的小画师,这能遇到隐藏大牛的概率应该是微乎其微吧?

结果还就是碰上了!

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所以裴谦觉得,一定得广撒网。

这次如果只集中资金投资那么一两家小公司,那多半又要重蹈覆辙,所以一定得广泛地投资。

样本越多,概率越准,运气的影响就能降到最低。

心事少女唯美清新私房照

其次是收购觞洋游戏的教训。

裴谦回忆了一下,刚刚收购觞洋游戏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好,坏事就坏事在自己没忍住,想让觞洋游戏再多赔点,让他们改掉了游戏的氪金付费模式。

结果《热血战歌》变良心了,树立起了良好的口碑,重制+端游改手游之后,突然就火了。

所以,这次裴谦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去改变这些公司原本的运作模式,甚至连看都不能看。

因为有些时候往往是因为裴总这么一观察,事情就会起变化。

虽然“观察者效应”广泛地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但裴谦发现在自己身上尤为突出,必须得想办法避免。

最后是圆梦创投投资的教训。

圆梦创投到现在为止已经投了ioi、共享电话亭、学霸快来、全自动抬杠机等等,全都获得了成功。

这些项目成功的原因各异,但裴谦思考了一下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关注度”。

因为太想赔了,所以裴谦在选择项目的时候往往选择那种特别离谱的,比如共享电话亭、全自动抬杠机。

但是这种项目,正是因为它太离谱了,反而很容易产生话题性,获得大量的关注度。

更何况凡是跟腾达沾边的产业,本身就是不缺关注度的。

再加上一点点裴谦的欧皇属性,关注度一旦有了,总会有人去买。

所以,裴谦觉得自己应该选一些中规中矩、不那么离谱的项目,把大赚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中规中矩的项目即使赚了,那也是小赚,在广撒网的情况下,其他失败项目可以抵消盈利,不至于赚得太离谱。

所以,综合这么多的失败经验,裴谦又摸索出来一条新的路子:

一定要广撒网,投的公司越多,运气的影响就越少,在国产单机游戏大概率失败的前提下,赔钱的几率也就更大。

绝对不能干涉这些公司的运作模式,甚至都不要知道他们具体在做什么项目,让自己的“观察者效应”降到最低。

选的项目最好是中规中矩、凑合、没什么特点的。这样一来就不会跟腾达的名气产生化学反应,莫名大赚。

裴谦反复考虑许久,觉得这次的指导方针非常靠谱。

总结了这么多的失败教训,这次总能亏钱成功了吧?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这次找谁负责呢?

环顾四周,发现竟没有一个可用之人。

腾达游戏、觞洋游戏这两个部门里,懂游戏的人不少,但裴谦都觉得不放心。

因为他们都中毒太深了!

腾达员工的共同特点在于,他们会曲解裴总的意图、找到最有可能盈利的解读方式,同时对游戏的理解,跟腾达游戏的成功经验完全一致。

哪怕是从其他部门随便拉出来一个人去负责这件事情,裴谦都感觉可能会导致失败。

毕竟“让员工跨行业”这种事情裴谦一直在做,从无胜绩。

好像每一个跨行业的员工都取得了成功。

让马洋去?

不行,有ioi的前车之鉴,在这个领域已经不能信任老马了。

让吕明亮去?

更不行,吕明亮本身就是主策划出身,对游戏行业理解不错。再说了,他在逆风物流干得好好的,把他调走,换个别人来管逆风物流,把逆风物流也搞得赚钱了怎么办?

那不是人财两空吗?

裴谦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必须得找一个跟腾达集团毫无关系的人来做这个事情才可以。

最好是懂一点点单机游戏,但是又不能太懂。

完全不懂的人,他接到这个任务肯定要去找专业人士做顾问,这就是个很大的隐患;而太懂的人,一投一个准,这也不行。

突然,裴谦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选。

邱鸿!

之前上课的时候裴谦大致了解过邱鸿目前的状态,他刚刚自己拉投资做氪金手游失败了,所以才跑来京州讲课散心。

一个成功的制作人找到投资都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个刚刚失败的制作人,就更难找到投资了。

而且,邱鸿已经自己创业过了,在短期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多半也不会低头去一般的公司求职。

也就是说,邱鸿最近多半也还没找到事情做。

邱鸿虽然也有成功经验,但成功经验仅限于氪金网游,他最开始确实是做单机游戏的,但那时候他才刚入行,而且单机游戏做失败了啊。

裴谦觉得,如果让邱鸿去选氪金网游,那很可能是一选一个准,但选单机,这就不一定了。

至于邱鸿说他自己坚决不再碰单机……

首先,邱鸿其实并不排斥单机游戏,只不过是因为刚入行的时候做单机游戏用爱发电被伤到了,所以黑化了。

其次,裴谦也没打算去谈梦想或者讲大道理,就只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利益考量问题。

邱鸿之所以放弃单机选择网游,不就是为了能多赚钱,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嘛。

所以,关键不在于单机或者网游,而在于这份工作能给邱鸿带来多少收益。

做氪金网游的制作人,基本上都是很现实的人,市场告诉他们这个最赚钱,所以才去做的。

既然如此,裴谦只要多给钱,肯定能把邱鸿给挖来的。

考虑许久,裴谦越想越觉得邱鸿是自己能找到的最佳人选。

那么问题来了,该怎么跟他说这个事情呢……

直到现在,邱鸿还以为自己是马洋呢。

继续以马洋的身份跟他相处?以圆梦创投负责人的身份给邱鸿发任务?

倒也不是不行,但骗人总归是不好的。

更何况,以后邱鸿多多少少会接触到腾达的其他员工,这事早晚得露馅,也不可能一直瞒着啊。

所以,还是得摊牌了。

问题就在于,怎么摊牌才能让邱鸿比较容易接受。

开诚布公,肯定是不太可能的。倒不是说裴谦不想说实话,问题是冒着被系统警告的风险说一部分实话,邱鸿也不可能信啊。

搞不好邱鸿还要以为他在装逼,当场拂袖而走。

所以,裴谦只能用另一个善意的谎言去圆了。

告诉邱鸿,自己之前自称马洋向他请教失败经验,其实就是设计师之间的友好交流与探讨,顺便互相了解一番。现在了解得差不多了,觉得可以合作一下,所以顺理成章地抛出橄榄枝。

想好了说辞,裴谦拨通了邱鸿的电话,邀请他这两天再来京州一趟,有很重要的事情面谈。

……

……

10月12日,周三。

王晓宾正在绞尽脑汁地规划腾达这几款老游戏的dlc更新方案。

老游戏太多了,一共四个月时间,所有游戏都更新一个dlc显然是不现实的,只能挑着来了。

而且,更新的内容肯定也得考虑性价比。

有一些厂商开发的dlc完全可以看成是一款独立的游戏了,容量大、卖高价,开发时间也很长。

这边裴总一共就给了四个月左右的时间,不太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虽然裴总给钱从不含糊,但钱并不是万能的,钱买不来时间。

所以,难度还是很高的,王晓宾又很少负责这样的工作,所以感觉压力山大。

“《孤独的沙漠公路》,做个联网模式?可以跟其他玩家一起开车,变成不孤独的沙漠公路?”

“给《游戏制作人》增加一个‘你行你上’模式?让旁白自己去选择路线,玩家反过来嘲讽旁白?”

“《海上堡垒》剧情也再加一段?这个似乎没什么必要,那再加一把史诗武器呢?似乎裴总还是会更喜欢前者。”

“《回头是岸》的话,似乎很多玩家通关多周目都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虽然还在有新玩家入坑,但老玩家的黏度基本没有了。要不做一个从零开始的挑战模式,给老玩家找点事做?”

“嗯……”

“内容似乎有点简单了,玩家们能买账么?”

王晓宾倒是有了一些想法,但对自己没什么自信。

一些常规的更新,比如给《鬼将》多加几个新武将、给《海上堡垒》继续出一些史诗武器,觉得没什么新意;但自己想到的这些点子,又有点太小了,恐怕这dlc定价肯定不会高,说不定就是赔本赚吆喝了。

“前者稳妥但没什么意思,后者有意思但有点冒险……”

“如果是裴总的话,会怎么选呢?”

“裴总肯定会选择后者。”

“既然裴总把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也不能怕背锅,一定得想办法做出新意!”

王晓宾继续埋头思考方案。

……

……

10月13日,周四。

朱小策来到路知遥下榻的酒店。

自从之前把路知遥忽悠来京州,并且把游戏本塞给他去“体验剧本”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

朱小策觉得,应该来看看了。

倒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剧本必须得这两天就出,不能再拖了。

朱小策没头绪,只能想办法看看路知遥这边有没有什么好点子了。

来到路知遥的房间门口,朱小策轻轻敲门。

过了两分钟,门开了。

看到路知遥的样子,朱小策不由得愣了一下。

来时容光焕发、潇洒帅气的影帝已经变得头发蓬乱、下巴上也已经长出了短短的青色胡茬,睡眼惺忪、两眼无神。

朱小策有点迷茫:“怎么了这是,打个游戏,怎么还忧郁起来了呢?”

路知遥很是无奈:“朱导,你这法子,根本不管用啊!”

“我这几天废寝忘食地打游戏,按你说的努力去尝试了,但是完全没感觉。”

“我已经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