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城。魏家。

“为什么?”

魏家的其他脉系十分不明白。

凭什么陈渊的一句话,家主就要去黄浦江边上跪拜那个废物。

“魏良已经死了!”魏家家主道。

“他是在自己屋子里面自杀的。”

“他走之前留下了悔过书。”

魏良。

魏家的二把手。

魏家家主膝下无子。

这些年,他早就有意将魏家家主传给魏良。

魏良虽然比不得那些年轻的家族子弟有活力,但是他胜在稳健。

窈窕淑女落地窗前展倩影美艳清纯

能够分清楚,什么人物是自己不能招惹到。

魏家家主魏无言相信,只要将魏家交给魏良,他一定会引导魏家走向更高峰。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魏良在昨天晚上将事情告诉给他,就自杀死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自杀都不足以谢罪。”

“只希望那位看在魏家诚恳认错的份上,给魏家留一个香火。”

魏良是有准备走的。

他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了遗书,并且嘱咐他们,一定不能找人报仇。这一切都是魏家咎由自取。

“家主,我们到底招惹的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军方的人来,我们也不必对他言听计从吧。”

魏家家主就这样跪在河边。

他的前方有一灵位。

上面写的是“赵子规”的名字。

旁边有两束花圈。

上面各自写了吊唁的挽联。

除了魏家家主,一起嫡系一脉的儿女。其他人都没有来。

就应为到黄浦江吊唁这一件事情,魏家一分为二。

以魏无言,魏良的这一派认为老老实实听陈渊的命令,还有希望保存香火。毕竟他们是知道陈渊一点背景的人。

以魏贤的另外一派,则是认为魏无言小题大做,其余三大家族都没有动静,他魏家何必胆小怕事。

“我不知道他的具体背景,我只听魏良说,他身边的一个随从就是上校。”

“而在五年前,魏良有幸远远的见过他一面,那时候他已经是上将。”

八年前,就是一位将军。

他们魏家怎么敢得罪的起。

中将,上将,大将,开国元勋。

纵然是最低级的将军,也不是沪城四大家族能够招惹的。

陈渊的具体身份对他们而言是一个秘。

但他们只要清楚,陈渊的确能够一只手灭了魏家那便够了。

“对于魏良的死亡,以及那位的身份都要封口。”

“另外,将魏良的悔过书给那一位送过去。”

魏家家主道。

“八年前……就是将军!!”

“魏家竟然招惹一位大将军!!”

魏无言一脉,听到这个消息无不震惊。

震惊过后,留下的就是深深的惶恐不安。

可惜他们那能够知道,现在的陈渊早已经不是将军了。

开国的九门总督,十大元帅,其中有七位都是他培养出来的。

而今,镇守东南西北的四大上校,也是陈渊一手带出来,准备接收四方国门的准将军。

陈渊现在不是将军,更胜将军。

因为他带出来的就不止一位将军,他是帝师!

梧桐别墅区。

当清早的第一缕金黄色阳光照在了黄琦房间里面的时候。

外面已经响起了呼哧赫赫的拳脚声音。

拨开窗帘,打开窗户。

黄琦看到了外面正在打拳的陈渊。

“他这么早就起来了啊。”黄琦有一些惊讶。

但随即,也开始起床,收拾起来。D

外面,陈渊刚打完一套军体拳。

白色的T血衫被汗水浸透,他健硕的腹肌隐隐浮现开来。

“老师,这是魏家送过来的。”

只有到近处,方才能够看清楚在这一件薄T血衫下,陈渊身上有着几十处伤疤。

“枪伤,**碎片,刀伤,烧伤……”

大大小小的战役,青龙经历过几百场。

但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身上有如此多伤痕的。

“估计老师的身上,除了脸部,几乎都没有好肌肤了。”

“这些伤痕,是老师最骄傲的荣誉勋章啊。”

青龙将信递给了陈渊,自己却看着老师身上若隐若现的伤疤出了神。

帝师,帝师。

可不仅仅是指导别人,培训军队老师。

譬如陈渊这一位,他的盛名是从一个大头兵,一步步打上去的。

论谋算排兵布阵,帝师当属第一。

论教育培养,万千军队都会称他一声“老师”。

当然,青龙跟了帝师很久。他更是知道一些连国家档案里面都不曾记载的东西。

“悔过书?”陈渊打开了魏家送过来的信。

信中,是魏良呕心沥血写下的悔悟书。

当然,其中的重中之重,还是求陈渊给魏家留一根香火传承。

“沪城四大家族,恐怕就只有这个魏良有一点眼里劲了。”陈渊笑了笑。

将悔过书拿到了赵子规的灵位下面,他亲手点燃了打火机,将这一封信少给了子规。

“原不原谅他们,是子规弟弟的事情。”

“而我要做的就是,送他们去见子规。”

陈渊冷笑道。

青龙听此,哑然了好久。

帝师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帝师啊。

说要四大家族完蛋,就不给他们半分的回旋的余地。

“跪下的就让他们跪下吧。”

“还没有跪下的,那我们去给他敲敲紧钟。”

陈渊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哪怕青龙看了,也觉得不寒而栗。

“老师。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做。”青龙弯腰,恭敬的退了下去。

张家,秦家,韩家仍然没有动静。

是时候该让青龙给他们送一道催命符提醒一下了。

青龙刚退下去的时候。

黄琦刚好走了过来。

“呆子,你怎么起来的那么早?”黄琦又换了一套淡黄色的没膝短裙,她直接推开了陈渊的别墅门,走了进来。

“我记得好像欠某人一顿饭。”

“刚好我多做了一份早餐。”

陈渊亲自下厨,做了早餐。

“你还记得答应本姑娘的事情,还不算渣男。”黄琦道。

随即她又像是意思到了什么。

“咦?你居然还会下厨。那本姑娘就勉为其难试试你的手艺。”

现在住别墅的公子哥好像很少会下厨的。

没有想到这个长得漂亮的男子,居然还会做菜。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尝尝。

在陈渊和黄琦平淡的共进晚餐的时候。

四大家族再一次的炸开了锅。

“居然给我们送‘钟’,这小子欺人太甚。”

“若是不处理这个小子,我们四大家族的颜面何存?”

是的。

青龙的效率很高,在早上得到陈渊的命令。

不到午时三刻,他准备好的礼物就给四大家族送上了。

除了八丈大的龙钟。

他们各自还收到了一块没有刻好名字的神位派。

神位排上,放的是他们四大家主的黑白照片。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姓陈的简直欺人太甚!”

砰!

魏贤一怒之下,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木头桌子。

他的眼中看着电脑上传过来的陈渊相片,露出了无尽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