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康目光落在一人身上,此人相对讲比其他老儒要年轻一些,年约五旬,别人都在执笔绞尽脑汁思索着出题,

而他则显得无所事事,

此人正是编撰主官,卓谦和,

他的职责就是将他们所定下的考题,校核编撰,然后成卷……

这也是必须要有的职位,不过他并不直接出题,只是提一些意见,

但就是此人,王康第一次见他,发现了些秘密,他跟淮阴侯沈元崇似乎有特殊的关系,

应该是沈元崇的人,

作为编撰他并不直接出题,但他却能看到所有的成题,这显然是一个相当关键的人选,

具王康了解,卓谦和在翰林院任职编撰许久,之前科举相关,都是他负责,

是一个老人,很得信任,也很可靠,从未出过差错,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之后再没有确定的人选,但王康相信不会这么简单,

还有一个人,是他怀疑的对象,侍讲学士,上官延,

无辜大眼森女系美女粉嘟嘟脸蛋一袭白裙写真图片

他是这里唯一的一个侍讲学士,而且还是除去他最年轻的人,只有四旬出头,这足矣说明他的才学能力,

而他也确实很有本事,

是之前科举中的探花,中举之后直接进入翰林院,

也是重点培养的对象,

他的老师,就是翰林学士柏博,

王康之所以怀疑他,是因为他的出身,

上官这个姓本身就很少见,

在京都中只能是出自一个家族,上官家!

上官家族也是上京城的权贵之家,家主受封伯爵,势力极强,家中更是所出人才,

文武兼备,

上官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上官家族,也是属于老牌贵族一方,

在京都自然是绕不开淮阴侯沈元崇,所以他们之间有着联系,也不足为奇……

王康暗自考量思索,一时出神,

而这时卓谦和开口道:“王大人如此入神,是遇到什么问题了么?”

他对王康一直都很是客气,可以说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一副老好人的形态,因此,也风评极好,

王康回神应道:“哦,我已经出完了,”

“出完了?”

这一声也把别人惊醒,皆是抬头看着他,这才开始不到半刻钟,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宴立群好奇的问道:“你出了几题?”

“十题,”

“十题?”

最初立定,每人出五题即可,最终晒选,而首先所出的题是经义,

经义与论相似,是一种短文,只限与用经书的语句做题目,并用经书中的意思回答,

类似一种阐述性的开放题,

此科设置五题,

需要从四书五经中选取经典之句,作为考题,所选要有难度,有针对性,

对出题者来讲,就需要对四书五经有足够的熟悉并有很深的研究,

就连翰林学士方孝廉,在出题时都将四书五经放置身旁,不停翻阅,而王康却并未见其翻看,

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出了十道?

汤卜皱眉道:“我说王康,你认真一点啊,出题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是选取一些句子,但要有难度,要有针对性,”

“这么短的时间,又能出什么,”

“你连四书五经内容都不明吧,都未见你翻阅,”

几人都是不满开口,很显然都是不信任王康,

“四书五经,我当然了解,”

王康直接道:“也有深研,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你这口气是否有些大了?”

柏博挑眉道:“这些经典,我等都不敢说深研,你却……”

“先看看王康出的是什么?”

宴立群见又要起争执,忙的开口,他就在王康身旁,直接将写好的纸张拿过,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义,”

宴立群念出,王康也恰好开口道:“此句出自《大学》其意为《大学》的宗旨,在于弘扬高尚的德行,在于关爱人民,在于达到最高境界的善!”

“这一句应该算是《大学》的总纲,至于我为什么选取这句,诸位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闻言,众人都是一凛,都是饱读之士,经此一说,自然明白了,

这一句在《大学》里,算是很普通的一句,平常很少有人注意,

但确实是具有代表性,以此为题,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引申出的也有很多,

必须要有对此经有足够的理解,很深的研读,才能解此经义,

另外此句的本义所提出的亲民,也是为官的一种论证,

确实是一道好题,无可争议,

宴立群又说出了王康所出的第二句,“中立而不倚强哉矫义”

这句出自《中庸》,意为为人处事,始终要坚持自己的原则,不偏不倚,

若是深思,也能明白,这题所出也很精髓,暗扣为官之道,

为官者,就应该如此,坚持原则,不偏不倚,

同样也是发人生省,紧扣主题,

接下来,宴立群又接连念出,每一天都很经典,王康都一一做出解释,

为什么要选这题,

所考的是什么,有什么意义,

其中还有生僻之句,在坐有人都还未听过,只好当下翻书寻找……

而随着进行,他们眼中的惊骇却是越来越浓!

因为王康所选都很是应题,角度刁钻,考察面……

而这其中还有生僻之语,他们都不太明白解义,但王康却清楚解释,

这足矣说明,王康对四书五经,有着很深的研究,之前他说,并不是空话,而是真的,

这么快的速度,又未见翻阅,

这得需要熟悉到什么程度?

简直是不可想象!

他才是弱冠之年啊,不是说他是富家少爷败家子吗?

怎么能有这样的才学?

这种所带来的刺激,比什么都更甚,因为这可是他们的专长啊!

之前嘲讽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唯有一个人眼神不同,略带深意,略带凝重的看着王康……

他便是翰林学士……

王康问道:“怎么样,诸位,可还能行?”

闻言,宴立群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笔,苦笑道:“我不出了,没意义,王康的选题,很完美!”

纪宁摇头,“我也停了吧,”

“这……”

参知政事索愕也放下了笔,

这开了个头,随之几人都是停下,因为他们自认再出,也就这样了,

“我们就商讨怎么从这十中选五吧,”

“真不知道你是什么鬼才,”

一众人惊叹不已,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才只是震惊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