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超,你怎么说话的,把嘴巴放干净一点。”胡杨怒斥。

杨墨是他的偶像,怎可容忍他人在这里冷嘲热讽?

“胡杨,我说什么了,你要这么激动?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张超抱着肩膀,笑吟吟的看着胡杨。一个排不上名的大少,也敢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了。

“就是,胡杨,别因为是你的朋友,你便百般维护。游乐场的规矩你不是不清楚,不是谁都能够进来的。”

“就算有人飞上枝头变凤凰,也依旧改变不了他是土鸡的事实。”

“土鸡好歹味道鲜美,只怕某人是路边那二十块钱一只的鸭子吧。”

几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笑得合不拢嘴。

胡杨气的说不出来话。他知道这些人平时是什么德行。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人在杨墨面前,竟然也是这般口无遮拦。

“你们就是不想承认,杨墨比你们厉害罢了。”他怒吼。

“我们和一个吃软饭的比?呵呵,真是笑话。我家中的财富,足够我逍遥快活一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去做上门女婿。我渴了,这位先生,麻烦去给我准备一杯新鲜的果汁。”一个穿着皮裙的女孩吩咐道。

其他人一同看着杨墨,看杨墨会不会像是伺候自己女人一样的伺候别人。

长发美女在阳谷废墟的忧郁写真

“你们是疯了,杨墨先生是我们整个江北的荣耀,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你们有什么资格命令他做事?”胡杨浑身哆嗦。

原本,他对这个女孩还有些好感,想要追求呢。这一句话,让他所产生的好感,悉数灰飞烟灭。

张超说道:“在这里,有钱有能力是不够的,还要有尊贵的身份。”

“胡杨,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你忘了吗?此人若是亲自给笑笑榨果汁,我们便网开一面,让他在这里玩一天。”

“若是他不肯,就离开滚蛋,别用那肮脏下贱的脚,污染了这里的尊贵奢华。”

无论是张超还是其他人,看向杨墨的目光中,都透着高高在上的高傲,他们是贵族,而杨墨这种出身低下的人,是奴仆。

即便是翻身做了主人,也改变不了刻在骨子上的本质。

看着这些人,杨墨只觉得悲哀,他甚至怀疑自己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封建时代。

“你们”

胡杨还想要争辩,一直沉默的施月晨开口了。

“按照规矩,我们这里的确是某些人禁止踏入的。不过,既然是胡杨兄弟带来的,我也只能是给个面子。就去给笑笑小姐扎一杯果汁。”

他的话语很明显,要么去做,要么滚蛋。作为这里的东道主,他的话是毋庸置疑的,是一言九鼎的。

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都不敢公然顶撞施月晨。

施月晨一家的身份神秘,即便是云城首富在施家面前,也得伏低做小。

胡杨有些为难了,很歉意地看着杨墨。

“一群垃圾,故作姿态,自己给自己封了一个贵族,便以为自己具有高贵血脉了?”杨墨轻笑一声。

“杨墨,你什么意思?你自己下贱,便以为我们和你一样下贱吗?”张超等人暴怒。

一个吃软饭的,低贱到了极点,竟然还瞧不起他们这一群大少。

“我的意思就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杨墨不再去看张超,朝着人群中央的施月晨走去。

“杨墨,你必须得给我道歉,否则”

张超等人怒火中烧,纷纷走上前来,逼迫杨墨给说法。

“否则如何?我倒是想要听听,你这个只会吱哇乱叫的家伙能够如何!”

杨墨斜着眼睛看张超。

胡杨笑了:“张超,你敢和杨墨哥动手吗?可别忘了我说的话,赵家两个少爷的前车之鉴。”

张超哑口无言,表情难看。其他人也同样为难,进退两难。

赵家进入江北可是一件大事,他们这些人怎么会不知道?就在昨天,胡杨更是专门将赵家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出来,震撼了所有人。

一个连赵家嫡子都敢杀,还杀了两个的人,若是动手杀了他们,也不是不可能。而对于杨墨的凶名,他们多少都听说过,这可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家伙。

“让开!”杨墨淡漠开口。

所有人齐刷刷后退一步,将路给让开来。

可当做完之后,所有人又都后悔起来。他们对一个吃软饭的屈服,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这不是在承认,自己比杨墨还要下贱不是?

“杨墨,你这么狂傲,也自称自己是强者。你敢不敢和我来一场男人的挑战。”

不等杨墨答复,张超继续说道:“头上是悬崖,你敢不敢和我比试,徒手攀岩!”

他的语速非常快,就是害怕杨墨误会,和他对打。

“对,敢不敢和我们比试一番,如果你赢了,我们便不赶你离开,任由你在这里玩。”其他人一同开口。

众人都觉得张超这个提议太好了。就算杨墨拳脚厉害,不代表攀岩就行,这是需要技巧和耐力的。而张超曾经在楚州徒手攀岩的比赛中,获得过名次。可以说,在场之人中,无人能敌。

“无聊!要玩自己玩去。”杨墨走到施月晨面前:“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一下施公子。”

施月晨看了看杨墨,又看了看悬崖,才开口道:

“怎么,杨墨先生是想要和我比试一下攀岩吗?也好,既然都在这里,我便陪杨先生玩玩。”

“我也不和你玩什么高大上的赌注,如果你赢了,我给你开一个免费会员,余生都可以到这里免费来玩。可如果你输了,我只要让你跪下来叫我,三声大哥便好。”

让江北老大级别的人跪在自己脚下,还有比这更加舒爽的吗?

“杨墨,你敢答应下来吗?你敢和施少比试吗?”

“你要是不答应,你就是个孬种,太监。”

一群大少再一次在一旁狂喷口水。

张超在攀岩方面是强项,可是施月晨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人物。整个娱乐场中,无论多么难的项目,施月晨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挑战成功。

之前的比赛,施月晨是没有参加的,不然的话,拿个冠军回来,也不足为奇。

“杨墨先生,露一手让他们开开眼界。”胡杨说道。

这些人太可恨了,非得压一压他们的气焰,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脸面尽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