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心里很明白,报仇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是谋定而后动,知道自己要撬动的乃是一个不比灵尊帝国要逊色的存在。

灵尊帝国入侵,地球几乎部修士一起应劫亦不能挡!最后还是天道以一种近乎作弊的方式让他这个天命之王施展出了大命运术,如此才将灵尊帝国打败。

陈扬清楚,就算他是宇宙大帝,来到这个永恒星域,想要真刀真枪的去打败永恒星域也是不可能的。

如今,他唯一的办法就是融入到这个永恒星域的圈子里,成为自己人。

最坚硬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突破的。

时间一晃,如今陈扬在这里的年龄都已经有三十四岁了。

他的修为也在三年前到达了无为境上品。

就这个度,在所有同龄人中都已经算得上是极其的出类拔萃了。

陈扬一直压着修为,也还真是挺辛苦的。

在无为境里,他开始接触到更深层次的宙力。

宙力的修炼,先以丹田为引!

吸一口原始宙力融入丹田,然后引动原始宙力淬炼身体。

青花瓷女郎街边出游极致优雅

这一步只有永恒族才能办到。

如凯瑟人,他们是根本无法吸收道原始宙力的。

等到原始宙力淬炼身体完毕之后,就开始淬炼脑域。

在这个过程里修炼就和陈扬以前的修炼有些相似了,开脑域细胞。

据说到达宙玄境之后,整个身体所有细胞都会通透起来。

整个身体内部都会变得金灿灿的,部都是宙力。

通俗一点来说,宙力的世界里,宙力就是海洋。

大家都在海洋里面待着。

水性差的人,也就是不会运转宙力的人待在船上。

会一些水性的人,即寰天域那种,能在表面上游。

水性好一些的人,如凯瑟人,能够在海洋中自由出入,可在海水里呼吸。

但是,入不了深海!

而永恒族的人,那就是真正的大海主人。

深海,浅海,那里都能自由行走。

在海中搏斗,就看谁更能运转海水了。

到达宙玄境之后,便是整个人和大海融为一体。如果没人阻拦,宙玄境高手可以掀起滔天海浪。

如果两个宙玄境高手对决,那就看各自运转海浪的本事了。

在这里面,法则的作用,奥义的作用就很大了。

再说通俗一点,好比两个力气差不多大的人掰手腕,看谁的意志力更强了。

无为境则比宙玄境弱了很多,无为境是身体还没做到完的通透,没有和大海真正融为一体,欺负下同境界和低境界的还好说。面对宙玄境,那简直就是找死。

这就好比是,海水成为了小弟。

无为境可以指挥很多小弟。

宙玄境则是老大,无为境在宙玄境面前,一个小弟都是调不动。

宙玄境高手可以让无为境高手动弹不得。

陈扬在无为境里确实待了很长时间,这些时间并不是说在浪费。

他现无为境的修行确实困难很多。

对于细胞的开等等,都是需要时间和营养的。

便如抄作业,就算你知道一切的答案,但也得一步一步的走,一点一点的抄。

基础必须扎实的打下。

十九年的时间里,陈扬已经将无为境后面的开路线部琢磨出来,并且做了记好。

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吸收足够的丹药,他可以在三天内直接到达无为境上品。

这一次闭关,他是想先提升到无为境中品。

还是不能太惊世骇俗啊!

将宙力学的越多,他就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越多。

他也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境界的划分是如此之少。

在陈扬以往法力的世界里,修行境界多得数不胜数。

神通,长生,太虚,虚仙,洞仙,天宇,天位,然后就是造物九重!

造物九重之后,又是半步圣人,准圣,圣人!

圣人再往上……那就是陈扬也不清楚了。

而宙力的世界里,修为境界简单了很多。

洞玄,修法,无为!

接着就是宙玄了。

宙玄再往上,没有了。

法力的世界里,犹如货币不统一,所以修炼起来格外艰难。那不是简单的一个海洋。

法力的世界所代表的乃是宇宙,宇宙的充满了多样性的。

在宇宙中行走,施展法力就艰难得多。

宙力的世界在整个宇宙中就如……一个游泳池。

到达了宙玄之后,级别相同,再看高低,那就是完比拼各自的法则,意志力,以及修行的厚度。

何谓厚度?

当高度到达了瓶颈之后,比拼的就是厚度。

也就是,大家都一拳之力达到一千斤。

但有的人只能挥三拳便精疲力尽。

有的人挥一千拳依然精神奕奕。

陈扬的灵魂极其厚重,所以他的厚度依然是强悍到了离谱的地步。

闭关期间,陈扬不理会外界任何事物。

要提升到无为境中品,这是轻而易举的。

他现在是要琢磨宙玄的奥妙。

虽然不敢直接到达宙玄,但要在关键时候,可以直接冲破到宙玄。

这是他需要准备的。

闭关的第七天,陈扬到达了无为境中品。

他开始研究宙玄。

一连三个月的研究,陈扬都是无功而返。

只觉一切都是杂乱无章!

似乎是必须到达无为上品之后,才能参透宙玄的秘密。

因为越往上修炼,其中的方程式变数就越复杂。

并且一切都是充满了变化。

“不行,我不能到达无为上品!这太快了……凡事欲则不达!”陈扬暗道。

本身他这个修行度就很惹人注目了。

于是,陈扬干脆放弃进攻宙玄之境,开始巩固自己本身的力量。

“这法则,奥义有很多。但诸多法则奥义,都是属于别人留下来的。说起来,这里的前辈先人也不过如此,我当初盛时期,并不比他们差。所以,我完可以自己凝练法则,凝练属于我的强**则,以及奥义!”

陈扬开始朝法则和奥义上面努力。

“我这一生,虽然不如那些千年老魔活的岁月悠久。但却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无数次的九死一生,无数次的磨难……我的武学境界,已经到达巅峰。我于法力之中,也曾窥见灵台真谛。如今,我便将所学之术,部融为一炉,炼成一种法则!”

陈扬同时也将在灵慧和尚的记忆融入到法则里面。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转眼之间,又过去了十个月!

他终于炼成了一种法则!

谓之……混沌法则!

混沌,乃是无名之始!

混沌,是天地未开之前的气象。

混沌之中生出混元,混元之中诞生一切法则。

接而有太极……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化万物!

万物归一,最后成为混沌!

混沌法则便是陈扬和灵慧和尚集大成的法则。

混沌法则,可千变万化,也可化万千为一。

可化为混沌魔兽,可化为混沌神兽,可化为混沌大手印,可化为混沌神罩,可化为混沌云,可化混沌空间等等!

位于永恒星的永恒之城中。

苦大师与火伦斯一起在永恒宫里接待了来自裁决所的大能者。

那大能者叫做属云海。

属云海一身金色袍子,看起来六十来岁。

他面上乃是金色,整个人像是裹上了一层金粉一样。

永恒宫一般都是双方召开公开性大会,以及接待裁决所的地方。

在永恒宫的先知殿中,属云海坐在上。

苦大师和火伦斯坐在两边。

苦大师先问道:“不知道云海尊者这次突然到访,所谓何事?”

火伦斯也是非常好奇,因为裁决所很少会突然派人过来。

一般派人过来,必然是有事生。

属云海扫了两人一眼,然后说道:“最近在天幕之中出现了一些异象。”

“哦,什么异象?”苦大师与火伦斯异口同声的询问。

属云海沉声道:“天幕之中,原始宙力翻滚之中出现七彩之色。”

“七彩之色?”苦大师和火伦斯骇然失色。

属云海沉声说道:“历史上,七彩之色一共出现过三次。第一次出现是祖神陨落,第二次出现是天幕之中出现裂缝,差一点就让整个永恒星域毁灭。当时幸好是我们裁决所集齐力,牺牲无数才将裂缝弥补。而这一次……”

“难道将有大劫生?”火伦斯说道。

苦大师莫名的就想到了那个叫做陈扬的男子。

难道他真的已经想到了对付永恒星域的办法?

属云海说道:“这次的七彩之色与以往也有些不同,极其缓慢,并且在七彩之色中,紫色尤其浓烈。紫色乃是破劫之色……”

他顿了顿,道:“天圣大师已经对此进行了宙力推算,他算出在未来的两百年内,星域之内会有劫数生。这个劫数,到底是什么,谁都说不清楚。而破劫之色的出现,则是祖神在天有灵,已经形成规则。这规则就是防护免疫体。也就是说,一股大的气运开始降临。在我们的星域内,会有一批天才应运而生,他们就是来化解劫数的。这些天才,可以称之为天劫师!”

“天劫师?”火伦斯表示了一些疑惑。

苦大师道:“也就是说,这些天劫师会特别的天赋异禀,并且奇遇连连,短短时间里,会修行到非常可怕的地步。”